第001章 绝密情报泄露(1 / 1)

加入书签

第001章绝密情报泄露

民国二十六年七月二十七日上午十一点。

军事统计调查局第二处处长戴笠拉开办公室的门。

秘书毛人丰急匆匆地走了过来。他看到戴笠要出去,连忙举手说:“老板,来了一封急件!”

“急件?”戴笠站住了。不过,他那长长的马脸上露出疑惑的神情。

毛人丰也有点疑惑,他说:“这份急件来历不明!老板,这上面写着你亲启,封口上粘着三根红色的鸡毛,并且加注了四个字‘十万火急’!卑职怕有些来历,故不敢擅自拆开。”

戴笠接过一个像是自制的大号信封;翻过去、翻过来看看,确实是在封口上粘着三根红色的鸡毛,并且用水笔描粗了四个字“十萬火急”。下面没有落款!他很想将这封信扔了!他怀疑这封信里有什么鬼名堂!但他又担心会错过什么绝密的情报!他问道:“齐五,你可将这封信拿去让技术科的人检验过?”

毛人丰知道戴笠疑心病重,说:“卑职看到上面写着‘十万火急’,就不敢耽误!因而,还没有来得及将它送到技术科检验。老板,让我来拆封吧!”

说罢,毛人丰伸手去接那封信!

戴笠犹豫了一下!他觉得那样做,会给毛人丰不信任的印象,便拿着信封转身到办公桌后面坐下。他朝毛人丰压压手,说:“坐下!”

毛人丰看到戴笠办公桌上咖啡杯中已经空了,便端起咖啡杯来到一边的橱柜上,给戴笠冲了一杯咖啡,然后在办公桌对面坐下。

戴笠带着手套用裁纸刀小心翼翼地将那封信拆开。他轻轻地捻着信封的一角将信中的东西倒了出来。

戴笠一看,是一封信和一本自制的小册子。他拿起信一看:

戴笠戴雨农處長:

今日蔣委員長在南京中山陵孝庐主持國民政府最高會议,海軍部長陳紹寬匯報;決定采用“以快制快“、“制胜机先“的對策,搶在日軍行動之前,選擇長江下遊江面最窄的江陰水域,在江中沈船,堵塞航道,再利用海軍舰艇和兩岸炮火,將長江航路截断。希望將長江中上遊九江、武漢、宜昌壹帶的七十艘日軍舰船和六千多日海軍陸战队圍而歼之。

行政院主任秘書黃浚擔任記錄。他會將此情報透漏給日諜南造雲子。南造雲子會火速將情報轉給日本大使館武官中村少將,由中村直接用密電報告日本參謀本部。

妳不要試圖找我,這是密碼本,我如果還有情報,會找机會發報給妳。頻道:壹零零七。時間:淩晨零點前後。

这封信,戴笠读起来有些吃力!因为信中有些字他不认识。比如“农”“庐”“议”“胜”“机”“舰”“队”“歼”。不过,结合上下文,他能猜出一二。看完之后,他“嚯”地站了起来!他觉得事关重大,他皱着眉头又看了一遍!

这时,戴笠面带焦急之色,指示道:“齐五,你立刻打电话到侍从室问一问,今日老头子是否在中山陵孝庐主持最高会议?”

毛人丰一看戴笠的表情,就知道出现了特别重大的事件!因为在他的印象中,戴笠很少这样失态!他内心里一喜!如果这封信涉及到老头子身上,那就等于自己立了大功!他马上将戴笠办公桌上内部电话机抓到自己面前,然后用左手摇动手柄,拿起电话之后,话筒里传来娇滴滴的声音:“请问,您要接哪里?”

平时,毛人丰每次听到这声音,都会有要撒尿的感觉。可今日他心急如火撩,说:“请接委员长侍从室!”

“先生,请告诉你的代码!”

“七二五四六八三!”

“核对无误!请稍等!”

两声接通音之后,话筒里传来一个浑厚的男音:“侍从室,李上校。请讲!”

话筒里的声音很大。

毛人丰立刻将电话递给戴笠。

戴笠接过电话之后,说:“是李铭威吗?我是戴雨农,我这里有一份十万火急的情报需要核实!请问委员长现在是否在中山陵孝庐主持国民政府最高会议?”

李铭威吓了一跳!委员长主持会议的地点可是国家最大的秘密啊!怎么戴雨农就知道了呢?不过,这件事他还不敢擅自决定,他说:“这个……我要请示一下主任!”

戴笠知道李铭威担心什么。他说:“李铭威,这份情报涉及面极大!我得到消息,委员长在孝庐主持会议,由海军部长陈绍宽汇报,内容是要封锁江面。请你马上回答我,这份情报是否属实?刻不容缓!”

李铭威犹豫了!这么重大的情报外泄了,那还得了?连他都不知道会议内容,但他知道陈绍宽入会!而戴笠就是干反间谍这个活的人。他不敢耽误,说:“地点确实!陈部长入会确实!其他的你就别问了!”

“谢谢!”戴笠无力地放下电话!

毛人丰刚才听到了戴笠的话,吓得浑身冷汗一炸!妈呀!这人是谁呀?怎么能知道这么绝密的事?连戴老板都不知道,他是怎么知道的呢?

戴笠的大脑开始翻七江、倒九海!这是谁呀?先不管他是谁,先把人找到再说!他伸出有点颤抖的手,说:“齐五,这件事只有你我俩人知道,快!快去查!这封信是怎么送来的?要尽快将这个人找到!”

说罢,心思缜密的戴笠没有忘记将那个信封递给毛人丰!

毛人丰接过信封,用文件夹小心翼翼地夹着,然后风风火火地出了戴笠办公室的门!

戴笠瘫软在办公椅上!他顿时觉得大脑有点不够用了!我都不知道的绝密消息!还正在召开的会议,这个人怎么就知道了呢?查!一定要将这个人找出来!

黄浚!戴笠知道此人是亲日派,但绝对没有想到黄浚还是日本间谍!要不要上报?

现在决不能上报!如果出了事,自己说是收到一封信就采取了行动,那给老头子的印象就是太不稳重了!得不偿失!但绝对不能置之不理,他拿起第二处的内部电话,拨了一个号码,听到话筒里的声音,喊道:“你来一趟!”

接着,戴笠拿起那个小册子看了起来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